關於我自己

苦悶的上班族一個。下班後,拍拍照,聽聽音樂,看看影片,不亦快哉!

總瀏覽量

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聊聊雪梨的海鷗

如果沒有出外走走,這篇文章是不可能出現的,從沒想過,我會寫一篇與海鷗有關的文章。

七月,台灣正是盛暑,南半球的澳洲卻是隆冬,好不容易排到的休假,我來到了雪梨(悉尼、Sydney)。第一次來到南半球,第一次來到澳洲,第一次來到雪梨,以及,第一次看到海鷗。

這篇文章的海鷗相片都是在這次的旅途中拍攝的。


對於沒真正見過的事物,有時候會透過其它的途徑(如文章、詩歌、影片等)獲得一些想像的空間。
對我而言,在小時候,海鷗是一首歌。
海鷗 飛在 藍藍 海上 不怕 狂風巨浪
    揮著 翅膀 看著 遠方 不會 迷失方向
    飛的越高 看的越遠 它在找尋理想
    我願像 海鷗一樣 那麼 勇敢堅強

劉家昌的「海鷗」,當年曾經流行過的一首歌。

海鷗,它在找尋理想,它勇敢堅強,
這種記憶,停在當年幼小的腦袋裡。




長大一點,國文課會背一些唐詩。


細草微風岸, 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 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修,

飄飄何所似, 天地一沙鷗。

雖然這首詩有些孤寂的味道,但是,最後的那兩句,令我有些神往!
「飄飄何所似, 天地一沙鷗。」
如今我飄然一生,究竟像什麼?就像那天地間一隻孤寂無依的沙鷗。




再長大一點,我在書上認識了一隻名為喬納森的海鷗。

我只記得,喬納森是一隻特殊的海鷗,

一隻追求速度感的海鷗。

一隻花大量的時間練習高超的飛翔技藝的海鷗。

是的,就是那本有名的書「天地一沙鷗」!

圖片來源: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wiki

因為這次寫這篇文章,我重看了一次「天地一沙鷗」,離上次看這本書,已經不知多少年了。
我都忘了,喬納森覺得飛翔應該不僅僅是往返碼頭、掙一點麵包屑、小魚蝦果腹的手段,
我都忘了,它的原來族群是怎樣的一群海鷗。


海鷗,它應該有什麼樣的面貌呢?
在台灣,聽說也有海鷗,但我從沒見過。
這次來到雪梨的第一站,雪梨市場,我與它相遇了……

漁市戶外的飲食區


Sydney Fish Market招牌。


 飲食區的陽傘是海鷗的歇腳亭。


等著吃好料,觀光客們總是會忍不住餵它自們。


 你在拍我嗎?


立正站好給你拍特寫。這裡的海鷗好像叫紅嘴鷗。


頭部特寫,眼睛看來很有神。


 叫幾聲給你聽!


逛大街~之一


 逛大街~之二


逛大街~之三


 哥倆好!


各看各的。


我肚子餓扁了~    我也是啊!


 飛翔的海鷗~之一


 飛翔的海鷗~之二


 飛翔的海鷗~之三



飛翔的海鷗~之四


這群完全不怕人的傢伙在旁邊等待著,隨時等著看有沒有好料可撈,同團有人的海鮮麵一不小心就給這群似鳥似狗的傢伙給整碗撈走了。
看資料,海鷗是雜食性的鳥。


這群傢伙真的是海陸空的三棲部隊啊!


站在牆上等著漁市的海鮮,NO STANDING AT ANYTIME,海鷗看不懂啦!那是給人看的。


飛累了,小歇一下!


 Anzac Bridge前飛翔的海鷗


 港灣大橋前的海鷗


雖然對焦對到後面去了,可是這張的感覺還不錯!Manly 海邊沙灘。


海鷗對當地人來說,大概就像麻雀之於我們吧!


頑童之舉,舉世皆然!


只是吃個午餐,旁邊有隻海鷗等著看有沒有好料的可以撈!


在歌劇院旁吃個東西,看著港灣大橋,風景不錯,但是得小心這傢伙給你來個空投加料啊!

海鷗,根本就是雪梨的市鳥嘛!

下次能再看到海鷗,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